耳根圓通

 

 

由佛性直覺

取代耳朵聽的、眼睛看的世界

會是什麼樣子呢?

丁一居士 提供

黃千華 

        老師不在,幾天沒聽課。昨晚我打開維鬘網站,點了很喜歡的「楞嚴經」。講的是觀音耳根圓通法門,當下深深的著迷。

        想著,如果因為回歸到最真實原始的本性,而打破了眼耳鼻舌身的界線,穿透外表的假衣,那麼……

        心中起了無限的喜悅和憧憬。迫不及待的想知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 由佛性直覺取代耳朵聽的、眼睛看的世界,會是什麼樣子呢?

        會不會因突然看太遠、太深,而找不到原來的注腳呢?會不會因為不習慣而不認得?會不會明明看著同一個世界卻連不起來,竟以為是不同的世界呢?
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到了下午,我的心很平靜,就想停下來禪坐。
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房間裏,門半掩而已,因為從小我的耳朵就已經習慣了尋找爸爸的聲音,尤其是媽媽發出的任何聲息,我無止盡的追尋。這兩人的對話和所造的氣氛,我無論如何逃不了,好像溫溼的軟床一樣。如果關上門,只會突顯它們對我的致命吸引力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不如迎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把他們發出的聲音當成所緣。我先觀著,它們在我心中起效應。有許許多多複雜的感覺,生動活躍的過往經驗仍然沒有消失。幸而我並沒有掉入,沒有再被命運的輪子輾過。

       種子每起一次現行,每一句話、每一個聲息都足以引發我的依賴感,之後是深深的絕望。只要我提起正念,立即回歸到輪子中心。

       在那裏一切沒有分別,輪子儘管轉動,我儘管處於輪子中心,但,我是不動的。

       我安處於我的佛性。

       今天下午我終於找到了解答,那多年來百思不解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 我終於找到了力量,可以在這個軟弱的角色裏,提起生命內在的純淨,試著回報賜給我身體的父母,另一種可能的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 我終於明白一項艱鉅的任務,需要嚴苛的考驗,包括自我摧毀。因為人多麼容易在不安全的裏面,去建立安全的假巢,然後一輩子不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 幸而,透過無聲無息、和平的禪修,在這樣一個不平凡的下午,我單獨的,走了出來。